香蕉视下载app免费最新版

“这种氛围,聊这个话题,合适么?”

苏然强忍住一走了之的冲动,“再废话,装备真没了!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!”

奶油小生白了苏然一眼,这才板起脸来,当场下了命令,“大烟鬼,带几人将他们都控制起来!”

“哈哈,早就等这一刻了,哥几个,给我上!”

大烟鬼妥妥的一暴力分子,一听有仗可打,瞬间来了精神,扛着铁棍第一个冲上前,可还没等着与其交战的,却意外发现,这四个家伙竟朝着奶油小生跑了过去。

“臭娘们,想控制我们?做梦!”

“你放心,在我们死之前,先将你干掉!有美女相伴,黄泉路上那就不会孤单了,哇哈哈!”

战士冲在最前方,狞笑一声,“受死!”

“我去,大哥,这么阴森的地形你别提黄泉路,让人慎得慌!再说了,这是网游,死了还能复活的好不好?”

他身边的小弟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忍不住抱怨起来。

“靠,不就是说句狠话么,意境都让你给破坏了!”

花房姑娘笑容如阳光般温暖

战士恨不得踹队友一脚,这可真应了那句老话,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,这也太给他丢脸了!

“都给我打起精神来,只要干掉这女人,咱们就算死,也是大赚!要是那软蛋敢来碍手碍脚,一并干掉!”

“好!”

这四个已经豁出去的玩家,气势倒是十足,还有一个家伙直接召唤出了一只黑色的恶狼,呲着獠牙朝向奶油小生扑去。

“靠,你们四个大老爷们,欺负一个女生,好意思么?”

大烟鬼见这几个人如此不要脸,怒从心来,追杀时更加卖力了。

“这几人可能还有什么杀手锏,小心为上。”

苏然快速前行两步,挡在奶油小生身前,二话不说,直接将万古毒蛟给召唤了出来,与那只恶狼展开了厮杀。

奶油小生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在苏然身后召唤出一道血色护盾后,迅速凝聚出一颗血球,朝着这几个叛徒袭去。

“大哥怎么办,这头破蛟龙挡道了!”

“你干脆傻死得了!不会绕过去啊?!”

战士心里清楚,凭他四人想要干掉这头蛟龙,得耗费不少时间,他们现在就是争取有限的时间,将那女人直接杀死,要是能连覆水难收一并宰掉,那绝对会一战成名!

然而。

就在战士YY之时,血球偷袭而来,战士在反应过来也已经晚了,根本来不及躲闪,就被砸在了脸上,血球当场爆炸,四人当场染成了红色。

“该死的,这是血咒!”

这四人晦气的甩了甩身上的血液,忍不住骂起了脏话。可还不等他们冲到奶油小生面前的,万古毒蛟一口毒雾喷了过来,四人又从红色变成了墨绿色,此时此刻,他们连哭的心都有了。

“诸位,欢迎你们的到来。”

对于冲到眼前的这四人,苏然咧嘴笑了笑,给人一种礼貌待人的既视感。不过,苏然那沙哑的嗓音怎么听怎么别扭,直接将这句话给渲染的变了味。

这让四人心生警惕,搞不懂这小子打的什么鬼主意,可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只能硬着头皮冲了过来,嘴里还不断飙着国骂,似乎这样能给他们带来点底气。

听着这些连字都不重复的骂人话语,苏然打心眼佩服这几人的文学常识,若光论骂战的话,自己绝对不是对手!

“唰!”

突然间,一道黄沙悬空而起,将他们四人给包裹在了里面,四人的速度骤降一截。

“我靠,这是什么技能,速度怎么提不起来了?”

“完犊子了,这是陷阱!”

四人这才感受到了什么叫绝望,在黄沙领域中,他们的移动力简直跟陷入泥潭中一样,每迈一步,就要费双倍的功夫,这让他们还怎么玩?!

趁此时机,大烟鬼一众玩家赶了过来,将这四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,连逃都没法逃。

“你们四个先在这考虑下,什么时候想说了,就告诉我,说不定还能饶你们一命。”

奶油小生意味深长的说完,独自走到这一地战利品前,开始了辛苦的拣取工作,紧接着,她朝向苏然喊道,“覆水,快来帮我拿东西,包裹放不开了!”

呃。

苏然脸色有点发黑,心里忍不住想要吐槽,感情这女人把自己当成移动仓库了,装不下就想起自己来了,这种角色定位,也有点太那啥了。

没办法,谁让哥们的膀胱太个性呢,就算再低调也遮掩不住它那强悍的内在光辉。

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苏然很快就将所有价值不高的装备给收入胯下,奶油小生则是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掌,这才走到那四人面前,开启了审问流程,“说吧,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?”

“这话问的,真是有意思,就算我们说了,你能信么?”

这四人被折磨的没了脾气,逃也逃不了,下线也做不到,强制下线的话,会有一定的经验惩罚,不到最后一步,他们都不愿损失大量的经验。

“不信。”

奶油小生连想都不想的直接回到,说完连自己都被逗乐了。

“这不就得了,你还是赶紧让我们死的爽快点,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别把事给做的太绝了!”

为首的战士倒也硬气,都已经成了阶下囚,还能说出这番话,这份胆识倒是让人有些刮目相看。

“就算你不说,我也知道谁会做出这生孩子没屁/YAN的事情,算了,留着你们也没啥用,大烟鬼,动手吧。”

奶油小生捡了太多的装备,心情好着呢,她现在根本没空与这四个家伙周旋,早杀了早利索,对这四人一点怜悯心都没有产生,很干脆的下达了击杀的命令。

“别急,让我来。”

苏然咧嘴一笑,这种杀人的事情,怎能让他人来代劳?特别是对付这种奸细,根本不用和他们客气!

每人收一级的利息,也算是替婉儿姐出气了。

当然,这【死亡惩罚】的玄机苏然是不会说出去的,他还指望这一招去阴人呢,特别是不舞之鹤那家伙,等有时间,再和这家伙去生死台玩玩。

Post Tagged with